呼图壁县大丰镇:从“二牛抬杠”到“一键种田”的穿越
2019-08-07 17:48:05 来源: 呼图壁县人民政府
【 字号:

(通讯员:车英花)夜来南风起,小麦覆陇黄。1958年盛夏时节,呼图壁县大土古里小麦大丰收,黄灿灿的麦田一片接着一片。因小麦夏收遇到难题,上级紧急从外地调来两台联合收割机,这是该县首次使用机械收割小麦。

当时的壮观场面,让年龄大的农民记忆犹新。“记者同志,你不知道吧,朱德同志到我们这里视察过,看到我们镇上的小麦大丰收,就给我们这里取名‘大丰’。”76岁的农民王论和回忆当年的情形说。

在呼图壁县,大丰一直都是先进农业生产的代表,现已成为闻名全疆的富裕小镇。如今,大丰镇农村经济总收入达20亿元,农牧民人均纯收入突破2.5万元。

记者来到红柳塘村,找到了镇上第一个买小四轮的农民,他就是王论和,今年76岁,1960年从甘肃民勤来到大丰镇红柳塘村安家。提起过去的种地方式,王论和老人开怀大笑:“那个时候,就是‘二牛抬杠’,牛还不是自家的,都是生产队的,和现在真是没法比呢。”

据老人回忆,那个时候农村都用“二牛抬杠”进行耕种,一家人从早干到晚,靠着两三亩地生活,农忙时累得腰都直不起来。“那时没有机械啊,更不懂啥技术,一年下来,一亩地也就二三百斤的收成,刚够一家人吃。”王论和老人说道。

1984年,呼图壁县农村实行了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土地按人口以户承包,集体的生产资料及其它财产折价归户,给农民以自主权,农民的生产积极性空前高涨。

王论和说,那个时候村里人开始购置汽车、拖拉机,农业开始向着专业化、商品化方向发展。“我就是镇上第一个买小四轮的,当年花了3000多元。有了小四轮代替生产作业,还能犁地,真是省事多了。”王论和老人自豪地说。

现如今,老人种了大半辈子地,突然发现自己跟不上时代了。“你看,现在的农民浇水不穿靴了,种地不拿铁锹了,每天都是开着小车去地里,过去一亩地打个300公斤的麦子能高兴好几天,现在一亩地都能打出700公斤的麦子,这是不是高科技啊!”王论和感慨地说。

王论和告诉记者,他家先后购置了四轮拖拉机、小运车、大货车,生活一天比一天好。就在采访当日,记者注意到老人家院子里光小汽车就停放了三辆。“党的政策好啊,我们农民日子过得跟城里人一样一样。”王论和老人开心地说。

上世纪80年代中期,我国提出了要加快实现农业现代化的奋斗目标,并指明“农业的根本出路在于机械化”。随着农业机械化的不断发展,大丰镇机械化程度开始发生转变,四轮拖拉机、收割机、播种机、采棉机等农用机械不断更新。

53岁的岳维孝是十八户村的党支部书记,当村干部已有32个年头。他告诉记者,1984年,村里就有人开始买拖拉机,当年就购买了89台。这些场景他都历历在目。

曾经,他带着村民在村里打了第一口井,有了水,村民们种地的信心越来越足。“1988年,我还是村里的副队长,看着别的地方的棉花收成好,当时就带着村民小面积试种棉花,因为不懂棉花种植技术,第一年收成不是很理想。”岳维孝讲述着当年种棉花的故事。

怎么种棉花?曾经是他被村民问得最多,也是他每日思考最多的问题。2007年,村里大胆尝试,引入滴灌技术,改变以往大水漫灌的浇地方式,棉花产量一下子就提高了很多。“记得那一年,棉花一公斤卖到了12块钱,之后大家都开始抢着种棉花,家家都用滴灌,家家都上机械,省了不少人工。”岳维孝边说边拉着记者去看棉花地。

“你看这些就是依靠机械种植出来的庄稼,怎么样?是不是特别平整,一点杂草都没有。因为用滴灌只浇农作物的根部,其它地方杂草长出来也会因为缺水而死掉。”岳维孝笑着说。

岳维孝还告诉记者,现在从插秧到收割,全部流程都实现了机械化。“现代农业发展得太快了,老百姓种地比以往清闲了不少。”他感叹道。

从地里回到镇政府,记者与大丰镇镇长秦维虎聊起如何发展现代农业的话题时,他非常自信地说:“比起其它乡镇,我们乡镇机械化程度比较高,综合机械化水平早就达到了95%以上,GPS导航播种技术全县第一。”

在秦维虎看来,现代农业发展如此之快,最重要的是当地农民思想发生了很大的转变。如今,农民思想转变了,不仅掌握了科学种田方式,还跟城里人一样兼职‘上班’,他们的钱包鼓了,腰杆子也挺了,生活的幸福指数更高了。”秦维虎骄傲地说。

时代在变迁,科技在进步。2014年,大丰镇大力发展“智慧农业”,把农民从传统的种植模式中解放出来,让他们转身成为一个个新时代的职业农民。种地不下地,一部手机、一台电脑就能全面了解地里情况,呼图壁县大丰镇红柳塘村红运来农民专业合作社理事长王智就是其中的受益者。

说起智慧农业,王智一脸自信地说:“我们村土地全部流转,一万多亩的地,就我一个人管理,这就是智慧农业的厉害之处。”

一万多亩地,一个人如何管理?这引起了记者的好奇。王智边说边给记者操作着。“土壤墒情、温度测算、水肥浇灌、气象预测,只要在手机上安装这个软件,都可以实时监测,机井开关、田间浇水、肥料使用都可以用手机在家操作。”他介绍着。

这一改变源自智慧农业和智能化灌溉系统。记者随王智一起来到中国农业大学新疆呼图壁大丰教授工作站。工作人员正在控制室里进行操作。他们用鼠标点击电脑屏幕上的特殊符号,智能化灌溉系统就开始运行。“我们通过电脑屏幕就能了解到农户家里的地是否缺水、缺肥以及什么时候灌溉。即使人不在控制室,通过手机也能自行操作,我们每年都会对农民进行专业的培训。”技术人员刘明德告诉记者。

“从2014年开始,我家地里就安装了这套系统,种地可省事了,光水费就省了一大半,人工也省了,收成一年比一年好。”一旁的村民刘晓成说着笑得合不拢嘴。

一路采访,记者感受到了智慧农业带给大丰镇农民实实在在的好处。现代农业飞速发展,“智能化”“机械化”转型升级,这里每一个农民都在感慨,是智慧农业让我们走出了一条新时代的致富路,我们的生活越过越红火。(来源:数字大丰微平台)

呼图壁县政府网APP下载

呼图壁县人民政府

www.htb.gov.cn

呼图壁县大丰镇:从“二牛抬杠”到“一键种田”的穿越

2019-08-07 17:48:05 来源:呼图壁县人民政府
【字体: 打印

(通讯员:车英花)夜来南风起,小麦覆陇黄。1958年盛夏时节,呼图壁县大土古里小麦大丰收,黄灿灿的麦田一片接着一片。因小麦夏收遇到难题,上级紧急从外地调来两台联合收割机,这是该县首次使用机械收割小麦。

当时的壮观场面,让年龄大的农民记忆犹新。“记者同志,你不知道吧,朱德同志到我们这里视察过,看到我们镇上的小麦大丰收,就给我们这里取名‘大丰’。”76岁的农民王论和回忆当年的情形说。

在呼图壁县,大丰一直都是先进农业生产的代表,现已成为闻名全疆的富裕小镇。如今,大丰镇农村经济总收入达20亿元,农牧民人均纯收入突破2.5万元。

记者来到红柳塘村,找到了镇上第一个买小四轮的农民,他就是王论和,今年76岁,1960年从甘肃民勤来到大丰镇红柳塘村安家。提起过去的种地方式,王论和老人开怀大笑:“那个时候,就是‘二牛抬杠’,牛还不是自家的,都是生产队的,和现在真是没法比呢。”

据老人回忆,那个时候农村都用“二牛抬杠”进行耕种,一家人从早干到晚,靠着两三亩地生活,农忙时累得腰都直不起来。“那时没有机械啊,更不懂啥技术,一年下来,一亩地也就二三百斤的收成,刚够一家人吃。”王论和老人说道。

1984年,呼图壁县农村实行了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土地按人口以户承包,集体的生产资料及其它财产折价归户,给农民以自主权,农民的生产积极性空前高涨。

王论和说,那个时候村里人开始购置汽车、拖拉机,农业开始向着专业化、商品化方向发展。“我就是镇上第一个买小四轮的,当年花了3000多元。有了小四轮代替生产作业,还能犁地,真是省事多了。”王论和老人自豪地说。

现如今,老人种了大半辈子地,突然发现自己跟不上时代了。“你看,现在的农民浇水不穿靴了,种地不拿铁锹了,每天都是开着小车去地里,过去一亩地打个300公斤的麦子能高兴好几天,现在一亩地都能打出700公斤的麦子,这是不是高科技啊!”王论和感慨地说。

王论和告诉记者,他家先后购置了四轮拖拉机、小运车、大货车,生活一天比一天好。就在采访当日,记者注意到老人家院子里光小汽车就停放了三辆。“党的政策好啊,我们农民日子过得跟城里人一样一样。”王论和老人开心地说。

上世纪80年代中期,我国提出了要加快实现农业现代化的奋斗目标,并指明“农业的根本出路在于机械化”。随着农业机械化的不断发展,大丰镇机械化程度开始发生转变,四轮拖拉机、收割机、播种机、采棉机等农用机械不断更新。

53岁的岳维孝是十八户村的党支部书记,当村干部已有32个年头。他告诉记者,1984年,村里就有人开始买拖拉机,当年就购买了89台。这些场景他都历历在目。

曾经,他带着村民在村里打了第一口井,有了水,村民们种地的信心越来越足。“1988年,我还是村里的副队长,看着别的地方的棉花收成好,当时就带着村民小面积试种棉花,因为不懂棉花种植技术,第一年收成不是很理想。”岳维孝讲述着当年种棉花的故事。

怎么种棉花?曾经是他被村民问得最多,也是他每日思考最多的问题。2007年,村里大胆尝试,引入滴灌技术,改变以往大水漫灌的浇地方式,棉花产量一下子就提高了很多。“记得那一年,棉花一公斤卖到了12块钱,之后大家都开始抢着种棉花,家家都用滴灌,家家都上机械,省了不少人工。”岳维孝边说边拉着记者去看棉花地。

“你看这些就是依靠机械种植出来的庄稼,怎么样?是不是特别平整,一点杂草都没有。因为用滴灌只浇农作物的根部,其它地方杂草长出来也会因为缺水而死掉。”岳维孝笑着说。

岳维孝还告诉记者,现在从插秧到收割,全部流程都实现了机械化。“现代农业发展得太快了,老百姓种地比以往清闲了不少。”他感叹道。

从地里回到镇政府,记者与大丰镇镇长秦维虎聊起如何发展现代农业的话题时,他非常自信地说:“比起其它乡镇,我们乡镇机械化程度比较高,综合机械化水平早就达到了95%以上,GPS导航播种技术全县第一。”

在秦维虎看来,现代农业发展如此之快,最重要的是当地农民思想发生了很大的转变。如今,农民思想转变了,不仅掌握了科学种田方式,还跟城里人一样兼职‘上班’,他们的钱包鼓了,腰杆子也挺了,生活的幸福指数更高了。”秦维虎骄傲地说。

时代在变迁,科技在进步。2014年,大丰镇大力发展“智慧农业”,把农民从传统的种植模式中解放出来,让他们转身成为一个个新时代的职业农民。种地不下地,一部手机、一台电脑就能全面了解地里情况,呼图壁县大丰镇红柳塘村红运来农民专业合作社理事长王智就是其中的受益者。

说起智慧农业,王智一脸自信地说:“我们村土地全部流转,一万多亩的地,就我一个人管理,这就是智慧农业的厉害之处。”

一万多亩地,一个人如何管理?这引起了记者的好奇。王智边说边给记者操作着。“土壤墒情、温度测算、水肥浇灌、气象预测,只要在手机上安装这个软件,都可以实时监测,机井开关、田间浇水、肥料使用都可以用手机在家操作。”他介绍着。

这一改变源自智慧农业和智能化灌溉系统。记者随王智一起来到中国农业大学新疆呼图壁大丰教授工作站。工作人员正在控制室里进行操作。他们用鼠标点击电脑屏幕上的特殊符号,智能化灌溉系统就开始运行。“我们通过电脑屏幕就能了解到农户家里的地是否缺水、缺肥以及什么时候灌溉。即使人不在控制室,通过手机也能自行操作,我们每年都会对农民进行专业的培训。”技术人员刘明德告诉记者。

“从2014年开始,我家地里就安装了这套系统,种地可省事了,光水费就省了一大半,人工也省了,收成一年比一年好。”一旁的村民刘晓成说着笑得合不拢嘴。

一路采访,记者感受到了智慧农业带给大丰镇农民实实在在的好处。现代农业飞速发展,“智能化”“机械化”转型升级,这里每一个农民都在感慨,是智慧农业让我们走出了一条新时代的致富路,我们的生活越过越红火。(来源:数字大丰微平台)

责任编辑:呼图壁

呼图壁县人民政府办公室主办

呼图壁县人民政府电子政务办公室承办

网站信箱:htbxxb@163.com 电话:0994-4514400

新ICP备201200000号